昂伊

全職/主周黃
灣家COSER
喜歡歡樂向文/輪迴中心
小段子居多/腦洞大

大概是最近一個月出的澤楷,
居家服!

放一張今天拍的周澤楷(思)

這次應該是我第1X次出這個角色,每次都畫風在改變,

近幾次已經逐漸穩定下來,或許出到2X次的時候又會是不一樣的情況了吧~

【聯盟唯一脫團狗的休假】

之前拍攝的方明華與太太一起出遊逛街的照片,

終於在這幾天從攝影手中被放出來了!!!!!

看到照片我個人是蠻喜歡的,所以和小夥伴商量之後決定PO上LOF來

獻給喜歡這位脫團狗方奶爸的大家!

方明華-昂

方明華太太- @秋凜 

今天放一張大概7月初的時候拍的周澤楷,

恩...因為是私設,然後設定的是我

故事背景:因為主席鑒於榮耀職業選手普遍都是半途輟學,沒有完成學業,所以決定和一所學校合作,讓這群選手們有機會重回學校上學,並穫得畢業證書。

對,然後當天是跟少天一起拍攝,拍我最喜歡的周黃!

下次更新的時候有想到的話再放上互動的合照~

其實一直想著要更新,但是不太曉得要更新什麼,

本身是有蠻多小劇場的,但是很少真的寫出來,大多都是拍照的時候用掉了,

只好提起勇氣發一下最近拍的方明華私服,

恩,我只能說這種腹黑暖男我真的有點難駕馭!

有機會的就貼看看我常出的周澤楷吧~

【周黃】夢

※只是個小段子。

※一起拍照(也許是雜誌等等)

※黃少寫的有點吵

※可以接受就開始吧!


XXXXXXXX

「先休息一下!辛苦黃少和小周了。」助理對著站在牆壁前擺了好一陣子Pose的兩人喊道。

 

「喂喂喂周澤楷,注意素質!還在工作中,就算拍了一整天也不至於這麼累吧?你是昨天晚上做賊去了還是和葉不修那傢伙搶Boss?你看看本劍聖是如此的活潑開朗,如此的有活力、有朝氣,你這一代槍王怎麼可以那麼快就露出疲勞的樣子?像我學學行不。」黃少天輕推了一下站在他身邊的周澤楷,趁著攝影師轉頭和助理討論的時候大秀嘴速。

 

周澤楷低頭不語,那根不可見的呆毛像乾枯似的低垂在頭上,若是江波濤在這裡必定會發現自家隊長今天的狀態非常的不好。

 

對於周澤楷不給點意見或是有點反應,黃少天到是非常的習慣了,也不理會他的異狀繼續話撈了起來。

 

「我說周澤楷,你知不知道這附近有家好吃的要死的甜品店?我看你這臉肯定是不知道的,就算知道也不可能進去吃,要是你有去吃過的話我一定可以在網上見著你的照片的,你不要一臉驚訝好像本劍聖知道這種事情是很奇怪,之前在微博上有粉絲見著我的貼文知道說我要來你們這工作幾天,跟我推薦說你們這有這麼一家甜品店,你等等收工之後可要帶我去吃上一次,知道沒?」

 

「好…」周澤楷有氣無力的說。

 

雖然黃少天是個話撈,像個金毛小獅子一樣總是到處散發他那過剩的自信,但他絕對不是個不細心的人,聯盟中最強的機會主義者這稱號可不是白來的。黃少天上下打量起周澤楷,乍看之下依然和平常一樣帥的人神共憤,隨便一站有股莫名的氣場,榮耀第一臉果然不是吹的,但仔細一看今天的周澤楷似乎有點不同?

 

「你是不是哪裡不太舒服?」黃少天瞪著周澤楷那兩大團黑眼圈。

 

周澤楷下意識的先搖了搖頭,回過神覺得自己說謊實在是不對,畢竟真的有點感冒了,這整天都昏昏沉沉的,又點了點頭。

 

「我靠你這一下點頭一下搖頭的,到底玩的是什麼招術阿?我可不是你們輪迴那台九點水翻譯機,一看就能明白你在講什麼的,總之你是不舒服對吧?」

 

周澤楷點了點頭,看起來有些恍神。

 

「那本少今天吃點虧,就借你躺一下,你快點休息休息,等會拍完照了你可要做東請我吃那家甜點店,聽說他們的冰淇淋可好吃的了!不過看你這病焉焉的樣子,應該是不能吃冰了,我想你喝點熱奶茶什麼的還是可以吧。」黃少天一把拉過周澤楷的頭,往他的腿上放。

 

不愧是機會主義者,這算盤打的真機靈。周澤楷有點不好意思,他鮮少和人有肢體接觸,爭扎了幾次想要爬起來,但被黃少天那雙手壓了回去,還附上一大串的說教,周澤楷一恍神黃少天就說完了,總之大意說是要他好好保重身體。

 

發現自己似乎只能順著這頭小獅子的心意,周澤楷閉起雙眼休息了起來,聽著耳邊輕吹的風聲,枕著黃少天柔軟的大腿,睡魔很快的找上了周澤楷。

 

在夢裡頭也是這樣的睡在黃少天的大腿上,但睡著的人卻是黃少天,位置也從建築物裡換到了草地上,周澤楷看著那湛藍的天空,燦爛的陽光灑在黃少天那金黃色的頭髮上,黃少天緊閉著雙眼,頭搖搖晃晃的,樣子十分可愛。

 

看到這樣的景象,周澤楷的嘴角不自覺得勾了起來,一時連想要摸摸黃少天那看似柔軟的臉的念頭都有了,當周澤楷伸出手覆上黃少天的臉頰時,沒想到這時黃少天醒了,一不小心被嚇到到的周澤楷捏了捏黃少天的臉。

 

「周澤楷你大爺的!本劍聖好心讓你枕著,讓你休息你居然給我搞偷襲,現在是怎麼了?造反阿?想PK阿?行阿沒問題,我可是從來都沒在怕你這槍王,今天晚上八點我們開房間PKPKPKPKPKPKPKPKPK,誰不來誰是王八,看我怎麼教訓你!」

 

不知道周澤楷是睡迷糊的黃少天可是氣炸了,他好心讓周澤楷枕著自己睡著,這可是他人生中第一次這麼為人著想,連他娘親都沒體驗過的待遇,怎知周澤楷這人居然沒有感動的痛哭流涕,還突然捏了他的臉。

 

「作夢…」面對炸了毛的小獅子,周澤楷有些汗顏。

 

「你是做了啥鬼勞子夢,居然還會捏人臉的?夢見被一大堆你的粉絲追著滿街跑?還是說我們的榮耀第一臉的睡姿是很糟糕的?這消息我相信電競之家肯定會想要花點錢買的!」

 

「你…可愛。」

 

黃少天雖然沒有江波濤那種不用聽周澤楷說什麼就能理解的超能力,但是這下也把事情猜的七七八八的。

 

「這是必須的,這還用你說?本少青春洋溢活潑可愛天真善良善解人意,這是全聯盟都知道的事情,還需要你說…」

 

黃少天話說到一半才發現到周澤楷正死盯著自己看,嘴上的話不自覺的停了下來,只見周澤楷頭上那根不可見的呆毛晃阿晃的,似乎是很高興?

 

「你…可愛…喜歡。」周澤楷加了一個詞來形容他的感覺。

 

「去…去你的!我次奧!沒來由的你在那邊說什麼?滾滾滾滾滾滾滾,阿不對,走走走走走走走,我們吃冰去,少在那邊胡言亂語了!是不是不想請我在那邊裝傻裝天真,沒關係沒關係,本劍聖都懂我都懂的,我自己出錢總行了吧!拜託你可不要讓任何人聽到這話,我心臟可不太好你可別嚇我。」面對周澤楷的「喜歡」,黃少天像被巴爾特狙擊射中似的,連話都不能好好講,這對他這個一向以垃圾話和話多出名的人來說可是非常稀奇的。

 

周澤楷歪了歪頭,隨著黃少天拉著自己往甜點店衝,他只是想表達自己覺得黃少天很可愛,覺得黃少天這樣他喜歡,哪裡不對了嗎?

 

他們的故事還會繼續,只要槍與劍持續散發光芒。